• <tr id='jsl31'><strong id='jsl31'></strong><small id='jsl31'></small><button id='jsl31'></button><li id='jsl31'><noscript id='jsl31'><big id='jsl31'></big><dt id='jsl31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jsl31'><table id='jsl31'><blockquote id='jsl31'><tbody id='jsl31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jsl31'></u><kbd id='jsl31'><kbd id='jsl31'></kbd></kbd>
    <i id='jsl31'></i>

    <code id='jsl31'><strong id='jsl31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<dl id='jsl31'></dl>

      <fieldset id='jsl31'></fieldset>
      <span id='jsl31'></span>

        <acronym id='jsl31'><em id='jsl31'></em><td id='jsl31'><div id='jsl31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jsl31'><big id='jsl31'><big id='jsl31'></big><legend id='jsl31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<ins id='jsl31'></ins>
        1. <i id='jsl31'><div id='jsl31'><ins id='jsl31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1. 夏夜,靜洗浴門聽蟲鳴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43
            • 来源:久久国产av偷拍在线_久久国产vs_久久国产热视频99re

            進入盛夏之後,天氣異常悶熱,因此,每天傍晚都會到自傢的樓頂庭院裡乘涼,在小樹旁、瓜架下漫步。從前幾天開始,就聽到草深葉密處有蟲鳴,這兩天好北京上空出現日暈像越來越多瞭,此起彼伏,非常悅耳。說真的,已經很久沒有這麼近地聽蟲鳴瞭。每次走到瓜架下,我都忍不住想借助遠處路燈的餘輝,看看發出這麼好聽聲音的蟲兒到底是什麼樣的。多次尋找都沒成功,一靠近鳴聲就停,等我走開幾步後,蟲鳴聲再次響起,依然是那麼響亮。

            經不起小蟲兒的一再挑逗,我下定決心,一定要見識一下這頑皮的小精靈。這次,我輕手輕腳,緩緩地走近一條瓜藤下,聽準瞭位置,慢慢撥開眼前一片瓜葉,隻見在後面一片瓜葉的葉面上,有一隻黃綠色的細長小蟲兒正鼓著勁地振翅鳴叫,看外形這應該是一種叫做“青竹蛉”的鳴蟲。正想細看,它也許已經感覺到微小的震動,收起叫聲,身形一閃便消失在其他葉片下瞭。沒想到這麼小小的蟲兒,竟能發出這麼美妙的樂聲。

            好奇心已經得到滿足,我便走開幾步坐在旁邊靜靜聆聽。靜聽之下才發覺,實際上庭園裡至少有三四隻青竹蛉。比較之下又發現,它們的鳴叫聲略有不同,各有韻味:庭園角落暗處的一隻,聲音低沉有力,不徐不疾;瓜架高處的卻是聲音彈性十足,圓潤通透;而花盆附近的一隻,似乎比較年輕,音調高亢,節奏輕快;還有一隻不知棲息在何處,似乎很羞澀,聲音沙啞,隻是偶爾叫一兩聲。當幾隻青竹蛉一起鳴響時,一聲追著一聲,完美的和聲在庭園裡交響回蕩,讓人覺得心靈也在這片清純的蟲鳴聲中變得清澄聖潔瞭,思緒漸漸回到瞭童年。

            我小時候是住在工廠傢屬區裡,那時的傢屬區不能和現在的商住小區相比,很多角落都堆有碎磚、長滿瞭雜草。每到夏夜,遠遠就能聽見陰暗潮濕的草叢中傳來清脆的蟲鳴,這些叫聲大多是來自另一種更常見的鳴蟲——蛐蛐。起初,我也學著其他同學那樣,到草叢裡、碎為瞭你我願意熱愛整個世界磚堆下捉蛐蛐回來養,不過總是養不好,不是跑瞭就是死瞭。看來,我完全不是玩這個的,伺候不瞭這些小蟲兒,後來沒再捉瞭,還是讓它們在草野中自由鳴叫香港韓國日本三級吧。

            那還是六十年代,每到夏天,因為晚上傢中仍然較熱,又都沒有電視看,同時也是為瞭省電,傢傢戶戶都帶著草席和扇子,在樓前樓後的空地上乘涼。男人們常常在路燈下打牌下棋,女人超級亂婬們圍坐一起聊著傢常,而孩子們或者一起奔跑遊戲,或者擠在一張大席子上乘涼。

            我經常是和同一棟樓的小夥伴一起,橫七豎八地躺在席子上,仰望著夜空,比劃著數星星,那時的天空上星星真多,數不過來。旁邊草叢裡總有各種蟲兒在不間斷地鳴叫,我們就常在蟲鳴的伴奏下,唱念著當時流行的兒歌童謠順口溜;有時,一起靜靜地聽鄰傢姐姐講故事,當然,最過癮的一定是在蟲鳴聲中聽鬼故事瞭……

            那時的夏夜是那樣地美好,那神秘而深邃的夜空,那夢幻般的蟲鳴聲,真讓人懷念……

            今晚,夏夜同樣迷人,抬頭仰望夜空,靜聽蟲鳴,童年不再,童心猶存。雖然夜空似乎已不如童年時那般深邃,星星也沒有從前多瞭,但寂靜中那美妙的自然之音還是和兒時一樣,那麼地近,依然是那吉利icon樣地如夢似幻,使人不禁有些心旌搖蕩,直想化作蟲兒與它們一起悠揚。

            靜坐許久,漸漸覺得有一陣陣清涼徐徐飄來,仿佛身軀正緩緩落入一泓清泉之中,沁人心脾、通體舒暢。腦海中也隨即閃過一首詩金在中引眾怒,是宋朝詩人楊萬裡的那首《夏夜追涼》:“夜熱依然午熱同,開窗小立月明中。竹深樹密蟲鳴處,時有微涼不是風。”正如詩中所描4虎最新繪的,這如水的涼意,應是出自幽幽蟲鳴所帶來的淡泊寧靜的心境;而此時,恬淡的心似乎也正悠然地棲息在枝葉上,和蟲兒一起,仰望星空。

            重生